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读《一年有半续一年有半》
日期: 2017-06-14 作者: 张淼 浏览次数: 来源: 监督检查司 字号:[ ]

  中江兆民(1847-1901),日本近代著名唯物主义哲学家、自由民权政治活动家和理论家。在被医生确诊咽喉癌宣判“只能活一年半,最多两年”的情况下,乐观、豁达、开朗,“一年半,你们恐怕可能要说太短了,可我认为极其悠久。如果要说短,那么,十年也短,一百年也短!”凭借记忆、拖着病体,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完成了名作《一年有半续一年有半》。书的前半部分记录了病后的疗养生活,夹杂着艺术鉴赏评论、时事政治批判,后半部分系统整理了作者的唯物主义哲学思想。读来虽略显杂乱,但字句深处的理性思维、缜密逻辑令人深思。不失为研究日本近代民权思想和唯物主义哲学的一部重要作品。

  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佩里率领舰队强行驶入江户湾的浦贺及神奈川。在武力威胁下幕府被迫接受开港要求,于1854年3月31日签订了“日美亲善条约”,日本被迫同意开放下田、箱馆两港口,美国船可以在这两个港口加煤上水,并得到粮食等物品的供应,条约还允许美国在上述两港派驻领事,并享有最惠国待遇。史称“黑船事件”。不久,英、俄、荷等国援例而至,也和日本政府签订了类似条约。日本开始体会到了西方的船坚炮利,明治维新的序幕自此拉开。福泽谕吉、高山樗牛、德富苏峰等人立足狭隘的民族利益,顺势提出了风靡日本的“脱亚入欧”思想,极力鼓吹顺应帝国主义思潮,积极投入西欧国际体系的怀抱。中江兆民用批判的目光来审视这股思潮,他认为,“日本正应该省悟自己的天职是什么,应该考虑自己百年后的命运如何”,“不论我们国家是怎样的强盛,邻国是怎样的软弱,假如我们无缘无故派兵到邻国去,那么,结果怎么样呢?外表的事物终归是不能战胜理义的”。日本近代帝国主义兴衰的结局,完全证实了中江兆民的远见卓识。在其另一部著作《三醉人经纶问答》中,中江兆民更是对当时帝国主义国家的侵略行径进行了严厉的批判:“在19 世纪的今天,以武威为国家的光荣,以侵略为国策,强夺别人土地,杀害别国人民,一心想当地球的主宰者的国家,真是疯狂的国家啊!”遗憾的是,其观点并不为当时的主流社会所认同,日本最终在接受西方先进科技文化的同时走上了军事帝国主义的道路。

  中江兆民早年留学法国,接受了西方自由民权运动派思想,回国后翻译了卢梭的大量著作,终生致力于自由民权运动,倡导民主共和体制,被誉为“东方的卢梭”。基于西方自由民权运动思想的论调,他对日本人的国民性展开了深刻的批判,其力度毫不亚于鲁迅先生对中国国民性的批判。他感叹,“从海外各国的角度来观察日本人,日本人极其明白事理,很会顺应时代的必然趋势前进,绝对不抱顽固的态度……然而他们浮躁和轻薄的重大病根,也就正在这里。”“日本人所特有的性格是:温和和随便,容易趋向于放肆和轻慢;坦白和直率,容易陷入戏弄和亵渎。他们所缺少的是:严肃和坚毅,端庄和郑重。” 他用冷峻的眼光对本民族进行审视和展开深沉的思考,感叹日本人缺乏“独创的哲学”,因此“不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深沉和远大的抱负,而不免流于浅薄”。他告诫国人,“一个国家的人民,无论什么阶级或什么职业,容易满足于小小的成功而不进行重大改革的时候,对这个国家来说,实在是应当寒心的。”“大国人民和小国人民的区别,不是由于疆土的大小,而是由于他们的气度、胸襟的大小。”

  中江兆民怀着深厚的感情对国家和民族的命运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批判。他十分重视国民的教育,“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赶快从根本上改革教育,努力培养活跃的人民而不是死板的学者。”“假使沿袭古人的思想,也就是如同在古人的田地里播种收获,那就是剽窃。生在古人之后,就要在古人开拓的田地之外另行播种,另行收获。”“既然研究一门科学,一定要有若干创建,一边对社会和后世做出贡献……只在书本上学习,头脑里只记得古人说过的一些话,那就像绸缎铺的流水账。”他关注国家的经济政策,“日本现在的祸害,不在于缺乏货币,而在于生产力的低下,这是政治家应该注意的地方。”“制造业是极其困难的。假使做不到物美价廉就不能肯定在市场上取胜。要想达到物美价廉,除了依靠科学以外没有其他办法。”“至于国家的百年大计,当然别有所在……所谓百年大计是什么呢?我说,那就是上面所说的提高生产力这一事情。”他痛恨腐朽的官僚体制,指责公文繁多的流弊和官吏的碌碌无为,对政坛上的争权夺利、营私舞弊更是批判不已。他痛心于日本当时泛滥的崇外卑内心态,阐述“恐外病”与“侮外病”的成因,倡导用发展教育和文化,来培育物质的美和道德的善,进而促进和激发爱国心,摆脱自卑狭隘的小国国民心态。

  中江兆民是坚定的唯物主义者,受限于当时的科学发展水平,其唯物论是机械的、形而上学的。他坚决主张世界的物质性,但忽视了实践对于认识的重要性,因而在认识论上未能把唯物主义贯彻到底,以致提出所谓“主客相即”说。他的社会历史观则是唯心主义的。在《一年有半续一年有半》的最后部分,他系统地阐述了自己的唯物论思想,从探讨意识与物质的存在和消失入手,批判了泛神论、一神论、来世审判等唯心主义思想,并由空间和时间概念的争论引入对主客观的辩证思考。他说,“我认为哲学家的义务,不,哲学家的根本资格,就是在哲学上抱着极端冷静、极端直率、极端不妥协的态度。所以我坚决主张无佛、无神、无灵魂,即纯粹的物质学说。而不把宗教教义放在眼里,不理会前人的学说,在这里提出自己独特的观点,主张这种理论。”

  1901年12月12日,中江兆民去世,遵照本人的遗嘱不采用任何宗教仪式,贯彻了他作为无神论者的遗志。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