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读《乡土中国》有感
日期: 2017-06-14 作者: 李金师 浏览次数: 来源: 监督检查司 字号:[ ]

  《乡土中国》是一本解读农耕文化下中国社会文化形态的书。作者费孝通先生是著名的社会学家、人类学家,也曾在1949年担任中央人民政府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1956年,参加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民族委员会组织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深入民族地区进行调研。

  《文字下乡》中主要讲在交流方式上,受西方社会影响下的现代社会和乡土社会的不同之处。他用“教授的孩子识字多但下乡捉不了蚱蜢,而山村的孩子不识字却善捉蚱蜢”为例,说了乡村和城市孩子各有各的得意聪明处,这是由不同的生存环境所致。进而引述到乡间的人为什么重语言不重习字。引述到文字下乡,从我自身的经历和周围的人的生活方式来看确实如此。中国的乡村是一个熟人社会,鸡犬相闻的村庄大家互相熟悉,确实没有写信的必要,所以文字下乡工作才会困难重重。这个问题即使到了现在依然存在,需要改变群众的观念,就要做工作,大力发展教育特别是民族教育,这也正是我们民族工作的一部分。费孝通先生的这一观点,可以拓展至文字下乡背后的乡村教育。时至今日,尽管乡村教育、文化发展取得了长足进步,但教育、文化资源不均衡的城乡空间分布,也深刻影响着现代化进程中的乡村社会。而作为交流媒介的语言、文字,在信息技术的深刻影响下,已引起社会交往的巨大变迁。这一变迁对城乡的影响深度存在何种差异?这一差异又将如何影响城乡间的社会结构?费孝通先生健在的话,也许也会思考这一问题。

  《差序格局》讲的是中西方社会关系、社会结构的不同之处。费老以西方现代社会为参照,把中国传统社会与西方社会在基本结构及各个方面进行了系统的比较,提出了“差序格局”这一本土概念。而差序格局中的道德体系出发点是以自己为中心的社会关系网络,从己外推以构成的社会范围是一根根私人联系,每一根绳子都被一种道德要素维持着。在现代社会中,差序格局依然存在,但也或多或少发生了变化。血缘、地缘关系弱化了,体现的更多是业缘关系。人们为了生计,一部分年轻人不得不背井离乡,加大了人口流动性,固定的“熟人”社会由于交流、联系的减少渐渐疏远。从乡村向大城市发展,造成了中国乡村的“空心化”,弱化了血缘和地缘的联系,业缘成为影响人与人之间关系的重要因素,整个社会呈现一种松散的状态。在书中费孝通认为社会关系是逐渐从一个一个人推出去的,是私人联系的增加,社会范围是一根根私人联系所构成的网络,我理解这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人际关系网”。由于农村中的人相对稳定地在一定地域内活动,其形成人际的网络范围也就有所局限。我在农村工作的时候,也充当过“明理人”为村民评理,深感法律推行的困难。而且平时办事时,人们不是想着怎样按照程序来,而是先想到“找关系”。

  费孝通先生的《乡土中国》距今已有70多年了,当今的社会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等都与费老那个年代大相径庭。以上只是书中我领悟到的一小部分,可以说,费老的书给了我一种在看待和解决问题时候的新视角和新方法,也让我对培养和巩固发展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有了些新的思考:

  一是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要着力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是历史大势,是我国社会主义民族关系的发展方向,同时也是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战略举措。建立和完善有利于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的条件和环境,稳步推动建立嵌入式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通过信息传播促进文化嵌入,通过市场一体化促进经济嵌入,通过人口流动促进社会嵌入,通过相互了解促进感情融入。从日常小事入手,引导各民族在共同生产生活和工作学习中相互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不断增进感情。尊重差异、包容多样,营造尊重各民族文化、风俗习惯的社会氛围。要进一步加强边疆省区与内地省份经济、文化、人才等方面的交流,支持边疆各族群众“走出去”。习近平总书记在很多场合多次强调民族工作重在“人心”,指出“做好民族工作,最关键的是搞好团结,最管用的是争取人心”。这说明,我国作为多民族的大国,在团结各族人民、培养各民族人民的凝聚力方面,精神层面的内涵建设十分重要;多民族国家共同体的建构,必须要凝聚各民族的人心,建立人民对于“国家民族”及国家的牢固认同。

  二是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要着力增强对中华民族文化的认同。多民族国家共同体意识拓展了以往学界关注的“文化认同”与“民族意识”的讨论和研究,对于多民族国家共同体建设、中华民族共同体建设提出了更丰富的内容和更具体的建构路径,这与2014年召开的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的精神十分符合。做好民族工作,最关键的是搞好民族团结,最管用的是争取人心,而争取人心的根本是增强文化认同。把建设各民族共有精神家园作为战略任务来抓,抓好爱国主义教育,把“爱我中华”的种子埋在每个孩子的心灵深处,让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祖国下一代的心田生根发芽。弘扬和保护各民族传统文化,要去粗取精、推陈出新,努力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引导各族群众为伟大祖国取得的成就感到自豪,为自己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员而感到骄傲,不断增强国家意识、公民意识、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增强“五个认同”——认同伟大祖国、认同伟大的中华民族、认同伟大的中华文化、认同伟大的中国共产党、认同伟大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以现代文化为引领,大力发展一体多元、融合开放、具有民族特色的现代文化,大力弘扬时代精神。

  三是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要明确抓手、创新载体。大力推进双语教育,鼓励各民族干部群众互相学习语言,开展多种形式的双语学习活动;创新民族团结载体和方式,发挥领导干部带头示范作用,抓好青少年教育这一基础性工程,重视做好城市民族工作。深入挖掘和广泛宣传民族团结进步模范人物的先进事迹,不断增强他们的示范效应。依法妥善处理好涉及民族因素的问题,切实保障少数民族群众的合法权益,坚决依法打击极少数蓄意挑拨民族关系、破坏民族团结的犯罪分子。例如,关于中华民族精神共同体建构的抓手和载体问题,除了在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文化、历史中积淀的民族精神,我们还一定要总结、继承我国在民族民主革命阶段的中华民族精神,包括抗日战争和在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人民缔造、建设新中国的过程中所锻造、积淀的宝贵精神等。可以说,中华民族精神共同体的建构将有效地反对“历史虚无主义”,并为批判其提供理论依据;更有力地说明我国不能盲目模仿他国政治体制和发展模式,必须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四是培养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要着力推进民族地区的精准扶贫工作和民族团结进步创建工作。针对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相对滞后的实际,将民族因素和区域因素相结合,因地制宜、分类指导,补短板、兜底线、促跨越,加快民族地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以规划为龙头,以整村整乡整县整州推进、整族帮扶为平台,以资源大整合、部门大帮扶、群众大参与为抓手,系统连片地解决基础设施和基本公共服务问题,培育民族地区旅游、生物、农业等一批全局性、带动性强的特色产业,促进各民族脱贫攻坚任务的完成和民族团结进步示范区的创建。

  总之,民族团结进步创建与发展是我国民族地区各项事业发展的重要前提性基础条件,为民族地区各项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强大的凝聚力基础。民族团结进步创建与发展同样是精准扶贫战略实施的重大前提和基础条件之一,没有各民族的平等、团结、互助、和谐,就没有民族地区扶贫开发事业的顺利发展,良好的民族关系、干群关系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重要保障。同时,我们也应该看到,精准扶贫战略的实施为促进和带动各民族之间团结进步带来了重大的历史机遇。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走向共同富裕的社会主义本质目标的驱动下,各民族为了共同的目标而携手奋进,这是精准扶贫为民族团结进步事业提供的强大动力,是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发展和培育的重要抓手和发展路径。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