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读《菊与刀》的一点感想
日期: 2017-06-14 作者: 李世强 浏览次数: 来源: 监督检查司 字号:[ ]

  《菊与刀》是一本经典的民族志作品,是美国著名人类学家鲁斯·本尼迪克特的代表作之一,内容主要是关于日本国民性的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接近尾声,整个世界的形势基本明朗,德国、日本败局已定,美国政府亟待制定战后对德、日的政策。在对德政策方面,已经非常明确,即武装占领,粉碎旧的统治机构,直接接管。而对于远在亚洲的日本,美国对其了解远远不及对德国的了解,两个国家的国情也有很多不同。当时的美国,主要面临两大问题:第一,日本政府是否会投降?盟军是否要进攻日本本土而采取与对待德国相同的做法。第二,如果日本投降,美国是否应该利用日本的现有政府机构而保存天皇?为了制定最终政策,美国政府动员了国内的各方力量研究日本,以期获得资料和意见。《菊与刀》就是本尼迪克特受美国政府委托开展日本研究的成果。战争期间,由于不能去日本本土实地调查,她根据文化模式理论,并运用文化人类学的方法,把战时在美国被拘禁的日本人作为调查对象,同时大量参阅书刊,阅读文学作品,观看电影,最终完成研究报告。在报告中,她推断出的结论是:日本政府会投降;美国不能直接管理日本;要保存并利用日本原有的行政机构,保留天皇。因为日本不同于德国,不能用对付德国人的做法对付日本人。二战结束后,美国政府的对日决策与本尼迪克特的意见一致,事实的发展基本符合她的预料和建议。

  “菊与刀”,书名很精准地指出了日本文化与人格的矛盾性,“菊”是日本的皇家家徽,“刀”是日本武士道文化的象征。爱美而又黩武,尚礼而又好斗,服从而又不驯,忠贞而又易于叛变,勇敢而又懦怯,保守而又对新事物充满兴趣。本尼迪克特认为日本人矛盾性格形成的根源是,育儿方式和成人教养的不连续性。日本社会与西方社会的本质区别在于日本社会是“耻感文化”而西方社会是“罪感文化”,罪感文化认为人有原罪,而上帝是监督者和审判者,人们在内心中有着对上帝的敬畏,因此比较能够表里如一,在人前与人后的表现,可以统一起来;而耻感文化,主要是依赖人的羞耻感来限制个人的行为,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影响其行为的强制力量是来自外部而不是发自内心的,因而日本人十分看重他人对自己的看法。

  在日本民族性格的形成中,矛盾是一个普遍存在的因素。因为处于矛盾中,他们常常表现出紧张焦虑的情绪,而且导致他们害怕竞争,不善竞争;同样也是矛盾,使每个日本人毕生处在和自己的斗争中,因此相对于外界,他们更习惯于坚守原来的秩序而不是革新,这或许也是日本社会体系长期稳定的原因所在。但是矛盾依然没有远离他们,或者说他们本身就不愿放弃矛盾,稳定中又充满了变数。菊花就好比日本人心中精神力量的来源,是美好的;而刀就好比奉行这种精神或原则的方式,很难突破。天皇在历史上一直扮演着一个傀儡的角色,但是日本民众对天皇的强烈“尽忠”感却从未消失,这种特殊的感情,支配着他们付诸常人难以理解的行为。对天皇效忠使日本人疯狂的、不惜一切扑向中国。但是这一切的起源在哪里?日本是个有着强烈等级文化观念的国家,而这种关于的等级观念应是从古代中国汲取来的,并且在这个国家生根发芽,根深蒂固。日本文化里有种各得其所的说法,他们相信只要每个人在社会等级中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那么这个世界就是有秩序的、完美的,更可怕的是,他们不仅为每个人找到位置,并且在处理国际关系时,也把各得其所这种社会准则当作最高准则,而且越俎代庖地为每个国家打上标签,这正是日本发动大范围侵略战争的深层动机。他们认为自己在该区域内处于高等级序列,因此它要整饬整个区域的秩序,让每个国家处于自己应处的位置。这种强制的不由分说的输出,背后的精神内核就是可怕的等级制。

  本尼迪克特这本著作带给我们的思考应该是久远的,每个国家、每个民族、每种文化都有其特殊性,当今国际关系复杂多变,我们中华民族要实现伟大复兴,除了要对自身有清醒的认识,了解他者、研究他者显然也十分必要。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