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首页 >> 学习园地
公民与国家——民族、部落和族属身份
日期: 2017-06-14 作者: 孙沭沂 浏览次数: 来源: 监督检查司 字号:[ ]

  这本书成书于上个世纪末,集中讨论了国家起源、国家建立的基本纽带和多民族国家的民族、文化和政治多样性问题。作者是著名人类学家和社会学家格罗斯(Feliks Gross),他认为,民族归属是国际关系中的关键,民族主义是导致冲突的关键,民族问题已成为二战后政治秩序的主要问题。能够吸引读者的,可能也是因为现实世界正在印证着作者的判断。为此,作者对民族国家和多民族国家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考察,重新审视了民族关系、民族国家的理论与实践等一系列问题,着力回答:不同的民族、部落、宗教和种族如何在这个世界上和睦相处并共同发展?

  在人类社会漫长的历史中,政治家、哲学家和普通民众成功建立起了包容异己和相对仁慈的城市和国家形态。作者梳理了历史上不同地域的国家形态,发现也曾出现多民族国家消弭了内部的暴行和压迫,实施了相对而言的仁政,向着共同生存的演进,但不能称为完美的乌托邦。他认为,调整适应的方式多种多样,最具有革命性意义的有两点,一是将国家成员联系到一起的社会纽带发生变化,血缘维系转变为地域维系,从文化上来确定共同的起源。二是公民权的出现,创造了双重认同,既是对部落的认同,也是对国家的认同。最初的亲属和血缘联系依然存在,同时公民权则变成更重要的政治认同。

  日常生活中,对“民族”这一概念的理解往往体现了一个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文中指出,民族、种族的关键概念的定义,不仅在学术讨论中非常重要,而且会影响到整个意识形态和政治纲领。民族概念的核心主要有共同起源、种族、共同语言、共同地域或国家、传统和文化、气质和特征、自我认同,还有强调了不可捉摸的共同命运与未来。由狭隘思想界定的民族概念以及政治和族群联系的概念,是部落和极权主义国家的基础。民族主义被利用的情形常有发生,在需要大批轻信的群众的政治危机关头和紧张局势下,在民众的仇恨意识可以轻而易举地加以利用的政治文化氛围中,前提和论据是真是假都没有关系。

  正如书中所说“思想被转化为唤起热情而不是理性的口号和信条,它们不是冷静和理性演说的要素,而是煽动和蛊惑轻信而缺乏批判能力的听众的一种手段。”当前,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民粹主义与极端民族主义合流的趋势。如英国公投“脱欧”,法国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借欧洲难民问题发表反穆斯林移民的言论等。它们都有一个鲜明的特征:以民族主义的面目出现。

  今天来看,人类交往关系、交往手段、交往范围较以往有着历史性的大扩展,全球化把世界各地越来越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多民族国家是整个人类面对的共同现实。这种共同现实促进我们进行探索和思考人类共同体的命运、多民族国家的民族关系、民族问题破解之道。启发我围绕我国民族工作思考的,主要有三个方面:

  一是坚持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的原则。民族发展的规律决定了社会主义时期民族间的差距差异不会完全消失。因此,在促进交往交流交融的过程中要坚持尊重差异、包容多样的原则。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尊重不同的民族文化,尊重是能够相互了解的前提,从尊重做起,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真正促进各民族之间愿意进行交往交流,进而促进交融。

  二是加强文化认同,用好精神力量。增强各民族对伟大祖国、对中华民族、对中华文化、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认同,最根本、最长远的是文化认同。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民族问题的解决光靠物质手段是不行的,经济繁荣并不一定带来民族团结和高度的国家认同。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解决好民族问题,物质方面的问题要解决好,精神方面的问题也要解决好。”这就要求我们解决民族问题时,要从经济因素考虑外,也要关注民族自尊、民族情感、民族文化等诸多方面。

  三是维护各民族权益,以法律保障民族团结。各民族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享有法律赋予的同等权利和义务,任何民族都不能享有法律以外的特权。在身份认同上,增强公民意识,切实把维护民族团结、国家统一作为公民必须履行的一项法定义务。正如《公民与国家》指出,“不能仅有政府干预,还需要公民的支持和公民采取适当的政治行为。”

 

【返回顶部】 【打印本稿】 【关闭本页】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